相关文章

安化黑茶的原生情结--信奕福

两千年来,人类喝茶的方式一直在变,喝茶,是简单的事,也是复杂的事,从简单到复杂,中国人用了一千多年的时间,而从复杂到简单,同样走过了一千多年。人类与茶的亲和,在千百年的口口相传中,这一片片树叶的故事,凝聚成茶人的共同记忆。

群山环抱的安化,是世界公认的优质茶生长纬度带,在这个占世界85%的冰碛岩地质环境中,不种自生的大叶茶,蕴出了安化黑茶几千年厚重的文明。有人说,安化的山,是母性的,平均800米的海拔,坡度舒缓,缭绕的雨雾,夹着冰碛岩的气息,伴着流淌在沟壑中的清泉,那是母亲甘甜乳汁。因此,安化山山有好水,山山出好茶。云台山,是安化众多茶山中的一座,她之所以让世界好奇,不仅仅是这里遍布着6亿年前的冰碛岩,以及形成于两亿年前人称“鬼斧神工”的云台溶洞群,还是六步溪原始次生林和烟波浩渺的柘溪水库,更因为这里是国家二十一个优良茶树品种云台大叶的发源地。在以云台山为中心的周边丛林中,野生大叶种叶大肉厚,叶脉清晰,山野之气强烈,喝下去苦涩,但回甘迅猛。随着茶叶迁徙的进程,山野之气渐被驯服,在自然与先民的调养下,逐渐演变成易于采摘和管理的中小叶灌木,也成就了湖南茶业的发展。

寻茶,其实是在寻人,而安化,是这一切故事的起点。安化信奕福茶业有限公司,凝聚了老邓家几代人对茶的情怀,安化茶马古道其中最重要的一段,在上世纪中叶,随着柘溪水库的修建而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,它就是马辔市,从这里沿资水,接东坪,入益阳。从马辔市走出的信奕福茶号,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云台供销茶厂,再到今天的信奕福茶业,我们惊奇的不仅仅是这茶杯里的琥珀液,更是品尝着一盏好茶背后的甘甜,从对茶的敬重,到创造属于自己的茶,他们在永不停息的脚步中,寻找传统,寻找希望,也在寻找着自己与茶的关系。在我们随意随性喝茶的今天,很多人依然偏爱荒山大叶茶那种山野之气,这种茶就好像与世隔绝在这山里,就像禅修的大师一样,在这静与野中,留存与守候着那份本来的醇香。

中国南方的春天,最初是金色的,这是阳光与油菜花的色彩,当金色逐渐退去,绿色的帷幕拉开,茶,成为春天的主角。谷雨前的茶,主要是绿茶和天尖的原料,而谷雨后不久,别的茶叶弃之不顾的粗枝大叶却成为黑茶的主要原料,油润而成熟。

在中国的茶叶分类中,安化黑茶属于后发酵茶,有着制茶工艺中耗时最长的流程,特殊的工艺,没有哪类茶像安化黑茶一样独占两个国家非物质文

化遗产的殊荣。当时光进入二十一世纪,传承了几千年的黑茶制作工艺开始了现代化进程,然而,古老的手工技艺,在今天依然有着无可替代的价值。在原生黑茶的制作过程中,看似重复单调的动作,其实蕴含着万千变化,也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感受到茶叶最细微的变化,恰到好处的结束和开始每一个工序环节;与其说是制茶,其实是人与茶融合的深度,也只有对茶真正理解并能以最细腻的方式将这种理解表达出来的人,才是当之无愧的茶人。

今天,在安化黑茶的时光轨道里,在世界的某些角落,依然留存的原生黑茶,那是让现代人优雅、简单、而温暖的时光。